錢變斤呃客10萬港元案 內地客維權花費超賠償

2017-03-21 11:47:12


在中國香港銅鑼灣一家藥房被刷走逾十萬港幣15個月後,內地遊客周勇(化名)堅持不懈的維權終於取得成效。不過,除赴港上庭是由香港海關買單外,其餘花費已遠超他們能夠拿回的賠償。



據三湘都市報3月21日報道,今年1月,曾向周勇銷售藥材的香港某藥房職員被控「將虛假商品說明應用於貨品」,香港東區裁判法院判決其入監半年,並賠償周勇38800港元。因為金額較大,且是香港2013年商品說明條例修訂以來,藥店方面最重的刑罰,這宗案件被香港業內稱作「香港第一瑪卡大案」。周勇告訴記者,因藥房不服法院判決,目前已提起上訴,今年夏天,他還要去香港參加庭審。



而這,將至少是他為此事的第7次赴港。



案起藥房



「斤」變「錢」刷走遊客逾10萬港幣



今年1月,一則香港本地媒體的報道悄然「走紅」網絡,報道稱,「2015年10月,位於銅鑼灣恩平道的龍城中西大藥房,將藥材瑪卡的計算單位由斤變錢,令內地旅客以為涉案瑪卡每斤售680港元,結果結賬時被迫支付逾10萬港元。」



年過六旬的周勇,就是被刷走逾十萬港幣的內地遊客。



「當時店員絕對告訴我是680元(港幣)一斤,稱重後也是說的買了1斤。」周勇認定,整個購物過程中,他就沒聽到「錢」這個計量單位,而從680元一斤到680元一錢,計量單位的變化,讓他付出了原來售價160倍的代價,「這不是在坑人嗎?」



維權群像



部分遊客守?藥房追回大部分葯款



事實上,遭遇以「斤」變「兩」或者變「錢」的遊客並非周勇一人。根據香港消費者委員會在2016年2月公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該委員會點名譴責7間藥店,當中不少牽涉售賣參茸海味時,以報價不清、以兩代斤等手法欺騙遊客,相關投訴也有上升,其中有關參茸海味的投訴上升11%達到438宗。



其實,這種騙術並不高明,據有過相似經歷的遊客所述,有些藥房店員在向消費者通報藥材價格時,通常含糊說一個數字,而後迅速將材料加工成粉末狀並稱不能退貨。在遊客刷卡結賬時,則是按照「錢」或「兩」為單位計費,而消費者還認為是以斤為單位計費。



在一個香港購物維權的百人QQ群內,一群和周勇類似的受騙者聚集起來,他們在虛擬空間里,講述?那些頗為相似的購物經歷。



「發現被騙之後,我們就帶?所有的購物憑證去香港。」周勇和女婿費先生委託朋友在香港找好律師,報警叫來警察,並投訴至海關。在藥店,經過近兩個小時的膠?,在沒有購物現場錄音的情況下,雙方達成協議,扣去藥品的損耗和刷卡手續費,退還周勇大部分葯款。



相比周勇的有備而去,不少遊客選擇直接上門。福建的林先生夫婦,在香港購買高麗參被騙後,不但全程錄音拍照,還擺出周圍藥店售價,在高於正常價格售賣的事實面前,即使已經被磨成粉,林先生還是成功地被退還全款。



「要等到藥店中午生意好的時候上門交涉」、「不要怕,可以帶?警察一起」、「必須要全款退還,至少也要80%」……在維權QQ群內,「過來人」熱心分享自己的經驗。



情理角力



維權成本高、舉證難、耗時長



要回了大部分款項,還要不要繼續追究藥店的責任?



從內地到香港打官司,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根據香港海關2015年8月公布的數據顯示,香港監管藥房不良營商手法的條例實施兩年以來,海關共調查1296宗個案,藥店行業最多,但最終被檢控的個案只有149宗。



在記者接觸的數十例相關案例中,周勇是唯一一個要回了大部分款項,仍堅持走司法程序,追究涉事藥店責任的人。這位自覺一生硬氣的老人,認為犯錯就應該付出代價。接下來一年多的時間裏,他和家人至少6次往返於內地和香港之間,配合香港海關的調查。



周勇告訴記者,2015年10月從香港要回部分款項後,當年11月,他們接到香港海關的電話,對方希望他們能夠配合調查。



「海關告訴我們,對比其他相似的案例,我們難得保存下所有證據。」費先生告訴記者,不少遊客在要回款項時,會被藥店要求返還藥材和其他憑證,「這就給海關的取證造成難度。」



2015年11月18日,費先生陪?岳父周勇赴港完成口供,隨後的一年時間裏,周勇先後3次赴港完善口供,直到2017年1月4日在香港開庭審理。



「至少已用了數萬元人民幣在路費、住宿費上了。」費先生告訴記者,除赴港上庭是由香港海關買單外,其餘花費已遠超他們能夠拿回的賠償。



在周勇看來,成本高、舉證難、耗時長,這正是長久以來,內地遊客在港維權所面臨的三座大山。走司法程序,是極少數遊客的選擇。「我覺得既然做了,就要一直做下去。」周勇很堅定。



法庭交鋒



店員被判監半年賠款38800港元



2017年1月5日,案件在香港東區裁判法院開庭。



在法庭上,雙方爭鋒的焦點很大程度上集中在周勇是否是默認瑪卡的售價,畢竟,他曾親筆在銀行憑條上簽字。



「香港的店鋪沒有和內地銀行聯網,所以我在香港消費收不到短訊提醒支付情況。」周勇告訴法官,在內地說好了消費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有亂刷卡的情況出現,加之有銀行的消費提醒,所以他沒有簽字看憑條的習慣。



法庭之上,周勇同樣提出質疑,即使是品相上佳的瑪卡,在市面上的價格也不至於到680元一錢,這樣有違市場常理的金額,他若是知道,又怎麼會消費?



1月6日,結束庭審的周勇回到內地,幾日後,香港媒體開始報道,周勇消費的藥店店員被控以「將虛假商品說明應用於貨品」的罪名,判監半年,賠償38800港元。



「隔了好多天,都沒有香港那邊的單位聯繫我,於是我就給海關打電話。」頓了頓,周勇說,「海關告訴我,藥店不服判決,提起上訴。」



維權長路



為討回公道不懼7次入港打官司



或許今年七八月份,周勇還需要去香港開庭。



對於這一點,3月14日,記者從香港海關得到了佐證,香港海關總署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周勇的案件現在依然在繼續中,因此不方便透露太多詳情。



對於夏天的再次開庭,周勇的心態已經很平靜,他坦言對比結果,自己更在意的是整個過程。



周勇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案子,讓香港的各個相關部門都行動起來。「我在法庭上陳述,通過這次我感受到香港政府在執法過程中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商業管理上也存在問題,因此,我的案件應該更是提醒所有人,要用有效的行動,維護好香港這個自由港的秩序。」



這個夏天,周勇將再次踏上赴港行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