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獻忠沉銀傳說被證實 遺址出水文物已過萬件

2017-03-21 10:07:25


3月20日下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四川彭山舉行新聞通氣會,公布了今年1月開始的江口沉銀水下考古重大進展,目前出水文物超過萬件,實證確認了「張獻忠江口沉銀」傳說。此次考古發現也具有極高的科學、歷史、藝術價值,對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經濟史和軍事史等具有重要的意義。


發掘出水的金髮簪

發掘出水的金髮簪





出水文物中金銀首飾類是數量最大的一類



張獻忠江口沉銀一直是歷史之謎,其沉銀地點歷來眾說紛紜,史學界也對此長期存在爭議。3月4日,大河報《河之洲》文化周刊曾對此給予重點報道。根據史料記載,張獻忠(1606-1647年),陝西延安人,崇禎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義,是與李自成齊名的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國政權。1646年張獻忠順岷江南下轉移財物,遭明朝參將楊展伏擊,戰敗船沉,大量財物沉於江底。


發掘出水的金錠 新華社發

發掘出水的金錠 新華社發





近年來,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過程中陸續發現了一些與張獻忠有關的文物,並有非法盜撈案件為警方所偵破。2016年1月,四川省文化廳組織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彭山區文物保護管理所聯合向國家文物局提出了對「江口沉銀遺址」進行考古發掘的申請,2016年4月獲批。項目於2017年1月5日啟動,截至3月15日,已發掘面積1萬餘平方米,共出水文物1萬餘件。


發掘出水的五十兩銀錠

發掘出水的五十兩銀錠





「金銀首飾類是數量最大的一類,並且種類豐富、製作精美。另一大類是兵器,也成為當時發生水上戰爭的佐證。」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江口沉銀水下考古隊領隊劉志岩在發佈會現場介紹,出水文物包括西王賞功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金冊、銀冊、銀錠以及戒指、耳環、發簪等各類金銀首飾和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其中不少都是跟張獻忠直接有關的。



劉志岩認為,此次發掘截至目前直接解決了兩大疑問,一是十分肯定地回答了學術界和社會長期關注的江口遺址是不是張獻忠沉銀地點;二是確認該遺址雖然歷經清初以來幾百年的人為撈取,仍然保存了數量巨大、內容豐富的跟張獻忠有關的文物。


發掘出水的金耳環

發掘出水的金耳環





未來的發掘更值得期待



據悉,此次發掘不僅是四川首次開展的水下考古發掘項目,也是中國考古界首次在內陸水域開展圍堰考古,即先期在河道圍堰將區域內河水抽走,再進行考古發掘的辦法,為今後灘塗考古、淺水埋藏遺址的發掘提供了工作範式和借鑒經驗。同時,發掘中採用了很多最新科技手段,包括金屬探測、磁法、電法和探地雷達等物探手段,發掘過程中精準記錄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在重點區域安裝延時攝影,搭建整個遺址的考古數據管理系統等。此外,此次考古發掘工作還面向全國公開招募了志願者,總計有1000多人報名。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表示,目前可以肯定,江口遺址就是張獻忠當年與楊展發生水上遭遇戰的地方,這就是一個戰場遺址。本次出水文物數量之多、等級之高、種類之豐富,在全國都堪稱一項非常重大的考古成果。那麼,目前有沒有發現戰船?高大倫表示,沉銀遺址的劃定面積大約為1平方公里,目前僅僅發掘了1萬平方米,雖然找到了一些撐船的竹篙頭,但還沒有發現船體的直接遺跡。此外,對於公眾比較關心的沉銀遺址考古成果是否會像江西海昏侯墓那樣在省會或者北京進行展覽,高大倫表示,將根據學術、公眾效益等進行考慮,不排除在外地進行展出。



據專家介紹,目前僅是階段性的考古工作,距離發掘結束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專家預判未來的發掘更值得期待。


發掘出水的金戒指

發掘出水的金戒指





沉銀遺址曾遭盜掘當地擬建博物館



過去幾年,張獻忠沉銀遺址曾一度遭到盜掘。警方披露,為防止被文管部門巡查人員發現,盜挖團伙每次作案均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淺水區域就用金屬探測儀進行「掃灘」,發現金屬物品之後,直接進行挖掘。深水區域則通過潛入江底挨個「打圍」,先將淤泥、河沙等雜物清除,再使用金屬探測儀進行探測並盜竊文物。2015年4月,眉山市212名民警組成的抓捕行動隊,分成8個組,在雲南、四川等多地對6個盜掘團伙骨幹展開同步抓捕。



專案組民警輾轉10多個省市,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將千餘件涉案文物全部追回,其中國家珍貴文物100件,包括國家一級文物8件、二級文物38件、三級文物54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額3億餘元。其中最為引人關注的是國寶級文物「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



據了解,下一步,當地將本?集約節約、共享資源的原則,在張獻忠沉銀遺址附近高標準、高起點規劃建設博物館。

返回頂部